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电台 > 内容
北大资深教授严家炎:金庸作品的魅力和文学养分
2019-07-12 08:47:56 来源:阿合加作网  作者:
关注阿合加作网
微博
Qzone

金庸逝世引发的众多缅怀与追忆,再次证明他的影响力之大。作为武侠小说大师巨匠,金庸作品虽然书写古代题材,却渗透着现代精神,不仅具有良好娱乐功能,而且具有深刻精湛的思想养分。因此,60多年来金庸小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以各种形式进行改编传播,保持着长盛不衰的热度。今天,探讨金庸作品魅力之所在、汲取他留下的文学养分,是纪念金庸的一种有意义的方式。

金庸小说蕴含着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这是广大读者的共同感觉。作者以写“义”为核心,寓文化于技击,借武技较量写出中华文化的内在精神,又借传统文化学理来阐释武功修养乃至人生哲理,做到互为启发,相得益彰。作者调动自己在这些方面的深广学养,使武侠小说上升到一个很高的文化层次,显示出迷人的文化气息、丰厚的历史知识和深刻的民族精神。

萃取传统,注入现代精神

从历史上看,无论雅文学还是俗文学,都可能产生伟大作品。《水浒传》《红楼梦》当初也曾被封建士大夫看作鄙俗之书,直到现代才上升为文学史上的杰出经典。英国的狄更斯、司各特,法国的大仲马,在19世纪也都被认为是通俗小说作家。了解了这种状况,严肃文学家就没有理由看不起通俗文学,而通俗小说家也大可不必在严肃文学面前自惭形秽。严肃文学中,其实也有大量思想和艺术上比较平庸的作品。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作家自身素养的高低、体验的深浅和文学表现才能的优劣。

“第一天进他们公司的微信群,一大班90后在群里面说的话我看都看不懂,什么‘吓死宝宝’啦、‘整个人都不好’啦、‘活久见’啦,我还得一个一个百度这些词是什么意思,自己好像连汉语都不懂,要从零开始一样。”他的那位朋友,年纪甚至比他还要大几岁,创业以后每天跟年轻人混在一块,“打赌比赛输了要罚做俯卧撑,做不到规定数字还要被拍照发朋友圈,太夸张了,我肯定办不到这样,还是爱惜这张老脸的。”他无奈地苦笑。

在个人和社会关系上,金庸主张为多数民众利益着想,赞美乔峰、郭靖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态度;而在个人和个人的关系上,他主张尊重个性、保持独立的人格,同情和肯定上述一大批具有真性情的人物。这正代表了现代意识的两个重要方面,人总是既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同时又要保持独立的个体人格,两方面不可偏废。

位于虹口区四川北路公园内的中共四大纪念馆,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又一生动课堂。1925年1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四大,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无产阶级领导权和工农联盟问题,提出加强党的组织、执行使党群众化的组织路线,影响至深至远。

据韩队长介绍,根据相关部门的安排,此次整改分两步走,昨天拆除的围墙和门卫室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包括房顶、门柱和下沉式广场等涉及“最牛管理用房”主体的整改工作,目前还在研究具体的实施方案。“等上面制定好具体的整改方案后,我们会给中房置业下发整改通知书。到时,具体的整改措施和整改时间都会有详细说明。”韩队长说。

当晚外交部也发表《就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事件答记者问》。

金庸将武侠写出新经典,这说明,题材、类型是限制不了作家的,真正杰出的作家、有文化素养的作家完全可以在某种固定的题材里写出了不起的作品来。今天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能因为面向大众、形式通俗,就自降格调。通俗不等于庸俗,更不等于媚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家之大者,未尝不如此。为国家、为民族、为百姓写作,真正热爱我们的国家、民族和百姓,端正立场,负责任、有见识,对时代和现实不回避,这一点我们应该向金庸学习。

市环保监测中心介绍,从今天到7日,我市污染扩散条件持续较差,预计元宵夜烟花爆竹燃放产生的高浓度影响将会持续较长时间,6至7日常规污染排放进一步积累,空气质量将维持五级重度污染级别。8日受新一轮冷空气影响,空气质量转好至优良水平。

武侠小说是娱乐的,是通俗文学,但金庸小说不是一般的通俗小说、一般的娱乐品,而是一种有思想的娱乐品。如金庸自己所说:“武侠小说本身是娱乐性的东西,但是我希望它多少有一点人生哲理或个人的思想,通过小说可以表现一些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如果说严肃文学是“为人生”、通俗小说是“供人消遣”的话,金庸小说把这两方面统一了起来。他的小说武侠其表,世情其实,透过众多武林人物的描绘,深入写出历史和社会的人生百态,体现出丰富复杂的现实内容和作者自身的真知灼见,活泼轻松有时又令人沉重,兴趣盎然又启人深思。鲁迅历来主张真正的文学要启人之蒙、有益人生,又要令人愉悦,给人艺术享受,金庸的小说观可说与鲁迅根本上是相通的。

很多人会说,工作永远都做不完,为什么要把明天的工作拿到今天提前完成?的确,按部就班,朝九晚五,对大多数工作来说是合理的,甚至是必须的。“速成”在很多时候意味着揠苗助长,结果得不偿失。然而,总有一些目标,需要创业者快马加鞭;总有一些竞争,需要参赛者拿出追逐的决心与毅力。

在这个意义上说,金庸小说里的江湖世界其实是社会现实生活的一种曲折反映。他对于正和邪、英雄和罪人,显然有自己的答案。在《射雕英雄传》将要收尾时,主人公郭靖说:“自来英雄而为当世钦仰、后人追慕,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这一富有深度的思想,通过武侠小说这种远离现实的形态呈现出来。

金庸将武侠写成新经典,说明题材、类型限制不了有素养、有追求的作家。今天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作家不能因为创作的形式通俗、面向大众而自降格调。通俗不等于庸俗,更不等于媚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家之大者,未尝不如此。为国家、为民族、为百姓写作,真正热爱我们的国家、民族和百姓,端正立场,负责任、有见识,对时代和现实不回避,这一点我们应该向金庸学习

与这种对传统文化的浸润、萃取相交织的,却是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这也是金庸小说超越于传统武侠小说、赢得一代一代新读者的地方。比如,对于旧式武侠小说“快意恩仇”的普遍观念,金庸小说从根本上是批评和否定的,他反对睚眦必报,反对滥杀无辜。《射雕英雄传》里郭靖报完国仇家恨之后的复杂心情就是证明。再有,在我们这个多民族的国家怎样看待历史上的民族关系,能不能挣脱狭隘的民族观念束缚,也是考察作品有没有现代思想、现代精神的一个标志。金庸的民族平等、融合思想,表现得非常明显。此外,金庸小说里人生理想、道德观念也是焕然一新的。他虽然写古代,但是笔下主人公并不是行侠、报国、封荫做官的模式,人生理想也不是威福、子女、玉帛的封建价值观念,而是渗透着个性解放和人格独立的精神。金庸笔下的侠客多是至情至性之人,他们行侠仗义,反抗官府的黑暗腐败,反抗不合理的礼法习俗,具有浓重的个性色彩。

思想饱满,通俗而不媚俗

跨越雅俗,铸就时代经典

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只有思想解放了,我们才能正确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解决过去遗留的问题,解决新出现的一系列问题。

金庸作品特别值得琢磨的一个特征是:它虽然产生在香港商业化环境中,却没有旧式武侠小说那种低级趣味和粗俗气息,相反,其主要作品都通俗而不媚俗,不仅有神奇的想象、迷人的故事,更具有高雅的格调、深邃的思想。像《天龙八部》通过萧峰之死所揭示的民族斗争尖锐年代造成的悲剧,包含多么巨大丰富、发人深省的内容,艺术力量又是多么震撼人心!《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碧血剑》又以多么生动感人的小说笔墨,塑造或赞美了郭靖、袁崇焕这类为民众利益献身的“中国的脊梁”式的人物,弘扬中华民族的凛然正气!

数据显示,京津冀是我国重要的能源消费重心之一,地区生产总值和能源消费总量均分别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左右,此次行动计划的亮点多多。

新京报此前报道,2月5日17时许,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赤诚街道足馨堂足浴店发生火灾。截至2月6日凌晨5时,火灾共造成18人死亡,18人受伤,其中一人伤情较重。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起火足浴店的4名责任人已于2月6日晚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中船重工称,该公司官员在访问克罗地亚期间还与克罗地亚总理安德烈·普连科维奇就中国可能对该国进行投资举行了会谈。中船重工还称:“普连科维奇欢迎中船重工在克投资兴业。”

据网友@陈中小路微博透露的疑似判决书,法院认为,“新闻媒体有权利亦有责任对其进行批评监督,争议文章通过记者调查,引用多方意见,参与对世奢会现象的关注和讨论,是行使媒体舆论监督权的行为。不可否认,文章整体基调是批评的,部分用语尖锐,但这正是批评性文章的特点,不应因此否定记者写作目的的正当性”。

金庸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香港的出现,意味着长期困扰着人们的雅俗对峙问题,从实践上和认识上得到了较好的解决。金庸小说吸取“雅”“俗”两方经验又超越“雅”“俗”。他创造性吸收了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历史小说、侦探小说、滑稽小说等众多门类艺术经验,从而成为通俗小说的集大成者;同时借鉴、运用西方近代文学和中国新文学的经验去创作武侠小说,使他的小说从思想到艺术都呈现出新的质素,达到新的高度。这是金庸小说成为当代文学经典的根本原因。

刘彪认为,信息无障碍不仅解决障碍群体的信息获取问题,也让普通人能够更好地获取信息。“每个人在特定的场景下都会出现某种身体功能受限,遇到信息障碍。比如开车时需要看地图,但不方便看,只能听语音导航,这就相当于是视觉障碍了。”

目前,北京巡游出租车的数量为7.1万辆。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北京市建立出租汽车总量动态调控机制,巡游车和网约车都要有合理的运力规模与结构。出租汽车属于小客车交通方式,占用大量道路资源,具有不经济性、加剧交通拥堵等负外部性。国际上绝大多数特大城市(东京、纽约等)和国内大城市都对出租汽车实行运力管控,这也是大城市发展规模和管理的必然要求。

金庸武侠小说核心思想之一就是“义”。“义”是中国侠士之魂,也是金庸武侠小说之魂,是金庸小说最富人文精神的一个方面。他所写的“义”,并不是无原则的哥儿们义气,而是与“正义”相联系,或者以“正义”为基础的。更为可贵的是,金庸在一系列小说中,还赋予“义”以新的内涵,把“义”提到为群体、为民族、为大多数人这一新的高度。金庸笔下最杰出的英雄人物,都是深明大义,自觉为群体、为民族、为大多数人利益而奋斗,乃至献出自己生命。这些形象,体现了中华民族最高的人生观,也是金庸对武侠精神的新的提升。值得一提的是,金庸写“义”,笔下激荡着一股浩然之气,却又毫不给人单调之感。他敢于将人物感情放开来写,浓烈而又细腻,既写英雄气,也写儿女情,甚至以儿女情反衬英雄气,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作者为北京大学资深教授,本报记者胡妍妍采访整理)

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教育改变人生这一理念已深入人心,父母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普遍提高。

中国驻孟大使张佐、孟全国大学教师协会主席卡迈勒、孟南北大学副校长阿赫桑、孟山度集团副主席卡比尔等嘉宾出席了活动。

所谓雅与俗,都是历史概念,不同时代有不同看法。在中国古代,诗文被认为是文学的正宗,小说戏曲则是所谓“鄙俗”的“小道”,不能进入文学大雅之堂,雅俗对峙发生在诗文与小说戏曲中间。到20世纪初,梁启超等人将小说提升到“文学之最上乘”的高度。尤其到“五四”文学革命,新体白话小说占据文学中心地位,进入文学殿堂,连历史上那些有价值的小说也有幸得到重新评价,脱去“鄙俗”的帽子。但有一部分小说却享受不到这种幸运,那就是20世纪面对中国市民大众的通俗小说,它们仍被新文学家、文学史家摈斥于现代文学之外。于是,雅俗对峙转到了小说内部,表现为严肃小说、高雅小说和通俗小说、商品化小说之间的抗衡。

在研究了众多的战例之后,有人总结道:一个将军屡战屡败没关系,只要能坚持到最后,赢得关键之战,就能建立自己的功勋;相反,你屡战屡胜看似很风光,但如果不能赢得人生的最后一役,前面所有的胜利都没有任何意义。

“在监狱里,(主要)想自由,出来后想得更多了。”李锦莲曾经是要强的人,“总要活得不逊于别人”。他一个人挑200多斤的担子,地里亩产比别人家低都坐不住。可过去20年里,女儿李春兰忙于申诉,没有固定工作,也未能成家,还欠下了几十万元外债。在外地成家的大儿子则至今未敢将自家情况向媳妇家坦白。大儿子结婚时因为穷,只摆了一桌简餐,家里连“囍”字都没贴。

早在2017年初,天猫就将这一想法告诉了会稽山,还为其描绘了平台上黄酒消费者的群像,包括后者的年龄层、区域分布、个人喜好、购买习惯等信息。丰富直观的大数据让会稽山将目光对准女性群体。

金庸作品的魅力和文学养分(高峰之路)

1918年,鲁迅特意把周瘦鹃的作品推荐到教育部,他认为这种看上去通俗的文学其实是有创造性、有深度的。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如此推崇白话通俗小说,可见其眼光和胸怀。现在,已经过去一百年了,我们更应该有文化上的包容胸怀。通俗还是高雅,与它的文学成就高低并不相关。我们一方面不能将通俗、高雅对立起来,不能将通俗简单等同于庸俗;另一方面,对于雅与俗也要仔细甄别讨论,积极汲取大众文化的养分,提升通俗,使之转化成有更高成就的精品。这种转化需要思想和艺术上的一再打磨淬炼,精益求精。不能因为自认是通俗文学,所以不负责任、马马虎虎,不下苦功夫,不肯付出艰辛努力,这是出不来成就的——在勤奋努力这条路上,不分通俗与高雅。

在闭幕会前举行的选举大会上,韩轶当选为政协第十五届成都市委员会副主席,阳昌寿、郭建平当选为政协第十五届成都市委员会常务委员。

上一篇:四川省公安厅技术侦察总队副调研员刘贵华被查
下一篇:外国人在京购房取消工作时间限制